為了鍛鍊自己的日文
我決定不定期翻譯文章
文章挑選100%來自個人偏好
所以有某幾位聲優極有可能經常出現
(對…就是標題的那2位)



具有紀念性的第一篇、我選擇了hm3的特刊「Pick-up Voice」第3卷
裡面有櫻井和鈴村對於動畫「ZOMBIE-LOAN(殭屍借貸)」的訪談
訪談的內容是一回事、但是照片幹嘛拍得這麼帥啦!!
聲優不是聲音會演戲就好了嗎??
害我邊翻邊擦地上的口水

訪談內容如下

ZOMBIE-LOAN(殭屍借貸)
 

能在人類頸間看見「死者之鏈(死者のリンク)」的少女-紀多滿(紀多みちる),在某日遇見了2位少年-赤月知佳橘思徒他們其實已經死亡,為了奪回自己的生命,和疆屍借貸達成協議,以狩獵殭屍來還自己的生命債。死與再生的動畫『ZOMBIE-LOAN(殭屍借貸)』,我們以卷頭特刊的方式特別邀請到飾演赤月知佳的鈴村健一和飾演橘思徒的櫻井孝宏來進行一場特別對談。

 鈴村健一:『我特別推薦這部作品的地方是「蓄意創造出的差異感」。』

 赤月知佳:在半年前的陸橋崩塌事件中奇蹟的生還,其實已經成為疆屍。因為和Z借貸(Zローン)簽訂契約,預借了大筆金錢來使自己復活,必須日以繼夜地狩獵殭屍來賺取賞金還債。個性急躁卻非常熱血,討厭不合正義的事。

 櫻井孝宏:『我希望各位能去享受這些完全感受不到已經死亡的角色所帶出的活力充沛的慌亂感。』

 橘思徒:和知佳從同一場事故中奇蹟生還,同樣也成為疆屍。雖然冷酷且渾身充滿謎團,個性卻很單純。經常發表尖銳的理性見解卻常常不聽他人意見,為此和知佳的爭吵從未斷過。

     鈴村飾演的知佳和櫻井飾演的思徒是很好的搭檔。
鈴村:知佳衝動的形象非常鮮明,給人感覺非常熱血而且能量充沛。現在,我慢慢發現他竟然也會思考,覺得也許他是故意要給別人這樣的印象。本質也許是笨蛋一個,不太可能會做這麼城府極深的事。 

    思徒就和知佳相反,是非常冷酷的角色。

櫻井:是啊,思徒是

鈴村:手裡會變出手槍(笑)。

櫻井:(笑)。嗯怎麼說呢。是一個不太容易說明的角色。某方面看過去與其說是冷酷、不如說是冷淡,但其實只是自我中心。與其說是冷酷不如說是我行我素。本身謎團又很多怎麼說明比較好啊。

鈴村:從手裡槍會

2:變出來(笑)!

櫻井:設定是思徒和知佳在同一件公車事故中死亡、一起變成殭屍,其實才不是這樣咧!隱藏的秘密就要逐漸被揭露了…。

鈴村:這倒是非常意外。

櫻井:真的是很辛苦耶!要說明其中一個謎團的時候,另外一個謎團又冒出來。

鈴村:就是手裡會變出手槍這件事。

櫻井:(笑)。很意外的,其實思徒情緒很直接,所以他的個性很容易掌握。一開始冷酷的個性非常鮮明,但是演出之後他給我的印象大大地改變。

鈴村:原本以為「知佳=笨蛋、思徒=聰明」,只是像記號一樣配置在角色上,使角色容易被人接受,其實這才是花功夫的地方,這樣一來連簡單的描述都不需要就可以把角色的魅力帶出來。我越來越有這種感覺。

    鈴村和櫻井一同演出的作品有很多,在「ZOMBIE-LOAN(殭屍借貸)」裡,對彼此演出的角色有什麼特殊印象嗎?

鈴村:這一期一起演出的作品太多了,記不太清楚了耶(笑)!

櫻井:大概有4部左右(笑)?

鈴村:這麼常跟櫻井見面其實很難得耶。

櫻井:我們大概10年前就認識了,但是一起演出的作品並沒有很多。

鈴村:老實說重疊的時候很多。我們在新人時期努力打拼的時候常在甄選會上爭奪主要角色,但是我們彼此逐漸轉換角色配置後,在同一作品演出的機會就多了。就像這部作品一樣,我負責熱血角色,他負責冷酷角色,從製作者的角度來看,如此選角會比較容易。在各種不同作品中演過冷酷角色的櫻井,我覺得他最厲害的就是雖然同樣是冷酷的角色,他卻可以由不同的切入點來詮釋。我覺得冷酷的角色很難。在表現方法來說,很明顯地,櫻井比我技高一籌。

櫻井:(像讀稿似的)鈴村你在說什麼啊,完全沒有這回事。

鈴村那、不對,根本就是我比較技高一籌(笑)。
 

    那櫻井是怎麼看鈴村的呢?

櫻井:就是一般所謂的「交情很好」囉,也有人說是「搭檔」啦,就如同剛剛鈴村所講的,我們周圍的人都幫我們設定好我們的位置了。例如:我的冷酷角色經常要使用敬語,鈴村的角色就經常是熱血或純真少年,這些都是刻版印象的產物,雖然這很值得感謝。可能是因為這一期共演的作品太多,我覺得不管是哪一個角色都可以以「鈴村健一」為中心貫穿。他所創造的天真簡單的人物個性乍看之下很柔,其實內心是剛強的,儘管我也想學他但總模仿不來,他簡直就是個天才。這邊請幫我加一個「(笑)」字(笑)。

     跟知佳思徒這一對搭檔有密切關係的女主角-紀多滿(紀多みちる),兩位對她有何印象? 
鈴村:很有趣的女孩子。
櫻井:對逆境很堅強的女孩子。
鈴村:我很喜歡她喔。我覺得她是很棒的女孩子。對週遭事物接受度很高,雖然很容易給人「被欺負的女孩子」印象,但這並不是她的本質。雖然處在「那種狀態」、因為遇見了知佳和思徒,她很成功的從那種狀態逃離。她的本質其實是可以平心靜氣接受任何事物,一邊對周圍的環境進行了解並做出行動的人。她給人能洞察人際間關係的聰明女孩印象非常強烈。
櫻井:她不只是單腳踏入相當特殊的世界,根本是整個人陷進去了,儘管如此卻覺得她好像有點樂在其中。她是一個可以輕鬆轉換過去是過去、現在是現在心境的女孩子。如果是我的話,我大概會哭吧(笑)。 

    看著小滿的確會感受到「人云亦云」和「實際接受」是非常不一樣的觀念,那麼,現在兩位印象最深的場景是哪一幕呢?

櫻井:「啊啊啊」(笑)。

鈴村:我就覺得思徒那個時候「很可疑」(笑)。大概是第3話吧?在小滿的歡迎會上,大家一起拉拉炮的時候,他一個人對著空拉砲發出「啊啊啊」的聲音…。

櫻井:發抖的聲音不是很有趣嗎?那可是有實際演出的喔。

鈴村:雖然我已經在家讀過劇本了…。

櫻井:完全摸不清頭緒。只想著「這是在搞什麼鬼?」,我當初對思徒可沒有這種印象喔。

鈴村:不可能有吧。

櫻井:但是看到他這樣玩拉炮就會覺得「原來他是這種小孩啊」。如果要我說的話,思徒反而像小孩子的地方很多,根本不是冷酷的角色

    那知佳怎麼樣呢?

鈴村:知佳啊,嗯…,哪裡啊?

櫻井:在第1話中倒是印象深刻。

鈴村:也是啦。現在回想起來在第1話可以看到知佳很多的面相。比起思徒,節目其實早給了觀眾「知佳就是這種人喔」的提示。跟思徒渾身是謎比起來,知佳反而什麼謎都沒有(笑)。我總覺得知佳在故事中似乎不是關鍵人物。小滿和思徒都在牽引著故事,知佳只是在其中鬼叫而已,但這不是什麼壞事,我也不討厭,反而覺得很輕鬆。

櫻井:如果不在了,故事的機能就整個消失了。
 

    知佳的角色功能應該是讓整個場景生動起來。

鈴村:是搗亂和平吧(笑)。可能是因為他沒有給人牽引故事的印象,所以要問我「印象最深的場景」,我也說不太上來。對知佳來說最重要的場景,是在第6話中和芝(聲:諏訪部順一)的劇情,即使是在這一場,知佳也沒有牽引故事的感覺。 
 

    那麼「ZOMBIE-LOAN(殭屍借貸)」這部動畫的魅力在哪裡?  

鈴村:表面上看來也許是它創造出許多容易理解的記號性印象,其實是蓄意創造出的反差。導演也如此說過「蓄意創造出差異性的作品」,這才是值得推薦的地方。「這裡通常不會放這種背景音效吧」或是「把房間音效調大和加工聲音在飛的音效」,做了不少有趣的嘗試。

櫻井:視覺方面不用說,在這個異常世界正常生活的他們,一舉一動都顯得有趣。對於「獵殺殭屍以賺取賞金」這種設定會覺得「真是像卡通」,但是他們殺完殭屍後可是會去檢查存摺的唷。這種舉動不是非常生活化嗎?的確會讓人在意啊!「狗狗一隻多少錢?」(笑)。會讓我們這麼想的寫實手法就是它的魅力所在吧。 

    鈴村還有和飾演小滿的桑島法子主持廣播節目是嗎?  

鈴村:節目名稱叫做「桑鈴ラジオZOMBIE-LOAN」,我們要朝昭和的廣播節目看齊。

櫻井:那是什麼啊、早點說嘛。我都不知道。

鈴村:剛開始我們是想朝王道作法看齊的。就是一開始幫對方決定暱稱、很普通地唸很普通的明信片、決定入選的明信片的價值等等。我們要做即使是計程車大哥或卡車大哥這些不知道卡通廣播的人也可以一起同樂的、像蠑螺媽媽(サザエさん)一回就完結的廣播。 

    櫻井也在7月的時候以來賓的身分參加了吧。
櫻井:裡面懶散的氣氛完全不像在錄廣播(笑)。 

鈴村:已經變成像居酒屋一樣了嘛。 

    真是一個什麼時候聽都沒問題、橫跨多領域的廣播啊。那麼,請教一下以後故事的可看性會落在哪裡?

櫻井:這部作品雖然容易使人感覺有很多已經決定或約定好的事,其實單純只是「死去的孩子們為了復活而努力賺錢」的故事而已。之後才知道這部作品的觀眾如果也能以輕鬆的心情觀看這部動畫,我會很高興的。畫面也以非常有趣的手法做成,請好好享受在非正常世界過著普通生活、完全感受不到已經死亡這些角色們所演出的充滿活力的慌亂劇。希望大家多給我們支持。 
鈴村:也許是在深夜時間播出,有很多不是卡通迷的人也會觀看。這部劇只是剛好是卡通,其實不管誰看了這部作品都可以享受其中。從畫面中可以直接感受,也可以嘗試享受先前提過的「蓄意創造的差異感」。雖然無法用言語簡單的表達,但是會在心中留下一些東西。那個就是「ZOMBIE-LOAN(殭屍借貸)」實驗性的挑戰,相信看過這部卡通之後在心中留下的東西必定可以成為今後人生中的食糧。看了絕對不會有損失喔!

創作者介紹

紅蓮之炎

席爾薇亞.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